提高买主量刑点铲除拐卖源头

本报记者李光明

拐卖妇女儿童是一种严重侵犯人身权利的行为,危害社会和谐稳定。近年来,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摆上了重要位置拐卖妇女儿童罪的修改,各级公安和司法机关均对此类犯罪保持高压严打态势,但从有关部门发布的情况看,打击惩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形势依然严峻。

中国移动安徽有限公司董事长郑杰等来自安徽的30多名全国人大代表认为,相关法律法规对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犯罪行为的惩处偏轻,应当对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规定进行修改,加大对于收买人打击惩处力度,打击拐卖人口犯罪的买方市场,从源头上遏制拐卖妇女儿童犯罪行为的发生。

惩处轻涉拐买方市场活跃

郑杰等代表认为,我国刑法对于拐卖妇女儿童罪的起刑点较高,规定“拐卖妇女、儿童的,处5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相比之下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罪的起刑点明显较低,规定“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而且,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按照被买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对被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

有关司法解释还进一步明确,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对被收买妇女、儿童没有实施摧残、虐待行为或者与其已形成稳定的婚姻家庭关系,但仍应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一般应当从轻处罚;符合缓刑条件的,可以依法适用缓刑等等。

代表们认为,这些规定某种意义上就是对收买人进行“出罪”,大大助长了收买人的侥幸心理,而拐卖妇女儿童买方市场的活跃,直接导致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分子铤而走险。

买主量刑点应提至3年以上

郑杰等代表认为,拐卖妇女儿童犯罪造成许多家庭骨肉分离,使受害者及其亲属在精神上、物质上蒙受巨大损失,甚至家破人亡,造成无数人间悲剧和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因此,为了千万家庭的和谐幸福,应加大对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特别是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犯罪行为的惩治力度。

他们在议案中提出对刑法相关条文作出修改,提高量刑起刑点,从严追究买主刑事责任,加大对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犯罪行为的惩罚力度,增强对妇女儿童合法权益的司法保护。建议将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第一款“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修改为“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将第二百四十一条第六款“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按照被买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对被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拐卖妇女儿童罪的修改,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删除。以此遏制非法收买需求,充分发挥刑罚的震慑作用。

集中整治买方市场活跃地

“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郑杰认为,受到传统观念、男女性别比例失衡等综合因素影响,部分地区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的需求旺盛,成为犯罪分子实施拐卖妇女、儿童犯罪行为的直接诱因。

郑杰说,从公安机关破获案件情况来看,当前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的买方市场主要有3类重点地区:以收养为目的收买儿童的重点地区;收买妇女为妻的重点地区,集中于出生性别比失衡、年轻女性外出务工较多以及婚姻彩礼负担较重的农村地区;拐卖妇女强迫卖淫和组织儿童乞讨和犯罪的买方市场。

郑杰认为,这些地区的少数基层干部、群众,虽然认为收买妇女儿童违法,但持漠视、放任态度,甚至对买主抱有同情心,以致于不制止、不报案,更有甚者阻碍解救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应当对这些地区开展集中整治,采取严打和教育并重的方式进行综合治理,铲除这些地区存在的买方市场。

本报北京3月15日讯

中国移动安徽有限公司董事长郑杰等来自安徽的30多名全国人大代表认为,相关法律法规对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犯罪行为的惩处偏轻,应当对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规定进行修改,加大对于收买人打击惩处力度,打击拐卖人口犯罪的买方市场,从源头上遏制拐卖妇女儿童犯罪行为的发生。

中国移动安徽有限公司董事长郑杰等来自安徽的30多名全国人大代表认为,相关法律法规对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犯罪行为的惩处偏轻,应当对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规定进行修改,加大对于收买人打击惩处力度,打击拐卖人口犯罪的买方市场,从源头上遏制拐卖妇女儿童犯罪行为的发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