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神外传·第四十一章 生死之谜

梵谷樵翁耿策,该是难逃“天地门”总坛毁灭之浩劫……

耿策应该知道这里“天地门”总坛,每一场所的位置方向……他引着“瀚海双尊”,走向这里后山一带,形势险恶,容易脱走。

但,却把最重要的一件事,忘个千干净净……后山就是地道的出口处。

姜青等正从地道而出,岂不撞个正着?

姜青看到梵谷樵翁耿策,现身露脸,一个飞身,挺剑便刺。

耿策却是手急眼快,旋身现杖,“当”的一声,一下挡住。

姜青正要快剑“掣电掠虹剑”再招递出,耿策用湛玉杖一封,道:

“火云邪者姜青,休要迫人太……老夫耿策岂惧你区区后生晚辈,这里地方狭窄,动手不便,跳出墙去,与你大战三百回合如何?”

姜青尚未接口回答,突然人影闪晃,站下一条身形,接口道:

“青儿,放手去干,老夫等岂会让你去吃亏?”

姜青目注一瞥,前面站下一位银发红眉的老人家,不由欢然道:

“石前辈,你老人家来了?”

红眉石鱼一笑道:

“老夫早来了,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姜青急急道:

“石前辈,你老人家……”

石鱼接口道:

“青儿,现在不是谈话时间,你先把正事了断再说……”

姜青听到赤眉石鱼这话,也就不紧问下去,纵目回顾,略瞥一下四外形势……

眼前赤眉石前辈来到,此外有卫前辈,大哥、二哥等助阵,是可将“瀚海双尊”牵住,不怕这两人逸去。

同时还有金剑啸虹魏正,穷侠葛松,铁翎岳奇,和秋妹,昭妹等众人在边上监视,不怕梵谷樵翁耿策,能逃出掌心……

于是姜青一点头,道:

“耿掌门人既然如此说,姜某奉陪就是!”

梵谷樵翁耿策“哼”了声,单是一点,跃出墙外,姜青也衔尾而出……

彩莺于秋秋,银枝寒梅金昭,也亮剑出鞘,追踪跟随而出。

三人成“品”字形,遥遥围住耿策。

梵谷樵翁耿策,四下一看……

今日就是截下火云邪者姜青,敌人监视这般严密,恐怕也难逃出一命。

但大敌当前,拼掉一个就是一个,以后的事就不必去想那么多了……

耿策把心一横,杀机陡起……一声大喝,踏中空,走洪门,杖杆一立,寒光闪处,直向姜青肩头砸下。

姜青手中“奔雷剑”向杖头一架,身形一转,连人带剑,一片莹莹剑光,反向耿策肋下刺进。

耿策急忙身子一横,杖尾似怒龙舒卷,往回一圈,电光似的抽了回来,一响“当”的声,正巧敲在“奔雷剑”剑脊上。

姜青给他湛玉杖在剑上一击,震得掌心发热,剑尖荡开半尺。

这一发现,姜青知道耿策内家功力浑厚,虽然困兽之斗,却也不能轻视。

于是——

后退半步,腕把翻处,直向对方“中封穴”和,疾点而来。

耿策身形闪挪,躲过对方一招,接着施展出九九八十一路“天残地缺杖”杖法——

这套杖法施展开来,威力惊人……湛玉杖上下翻飞,杖头杖尾发出“嘶嘶嘶”掠风锐响……吞、吐、撤、放、迎、送、舒、追。

姜青手上这把“奔雷剑”,亦同时施展出赤眉石鱼所传,快剑“掣电掠虹剑”剑法……

剑身走处,捏准十二路字诀……粘、击、闪、劈、躲、纵、提、扑、疾、耘、抹、撩,力战梵谷樵翁耿策手上湛玉杖……

“奔雷剑”随着湛玉杖,见招破招,见式拆式。

双方照面交上手,连斗三十余回合,时间一久,耿策渐渐落向下风。

姜青脚下微一垫步,双掌一合,旋风似的一闪一转,返到耿策左肩后……

“奔雷剑”招走快剑“暗天雷极”,寒光闪处,照准对方“伏兔穴”制来……这一制下,左腿立断。

显然梵谷樵翁耿策,也是个大行家……

见姜青剑尖指来,疾忙矮腰塌身,腕肘一坐,湛玉杖旋转过来,反扣姜青右腿。

姜青右脚微提,身形如风,滴溜溜一转身,又闪到耿策右肩后……

掌中“奔雷剑”一式“龙归沧海”,向对方的杖头点来,“当”的声中,杖头倒震回去。

姜青趁势一提剑,招走“追风捕影”,直向耿策面门划来。

耿策的湛玉杖已被震出去,门户大开,想要变招易式,已是来不及……

于是——

左掌一翻,力贯左臂邪神奔雷剑,运足一口真气,全身坚硬如铁……左掌骈立,点着剑脊向外一推,正要把杖圈回!

但,姜青的这套“掣电掠虹剑”,变化莫测,离奇深奥……矮身坐腕,剑光闪处,又向对方胸窝点到。

梵谷樵翁耿策急忙一卸肩,正要用个“乳燕掠水”身法,直掠过去……

姜青的这套“掣电掠虹剑”乃是快剑,一式接一式,一招套一招。

于是——

倏地剑身往下一沉,招走“石火掠芒”,这一式出手,饶是梵谷樵翁耿策一代掌门,怀有上乘武技,已再也躲闪不及。

“唰”的一响破衫裂肤声起,左肩背处已给“奔雷剑”

剑划破一道血糟。

幸亏耿策也是个行家,事前已运足一口真气,全身已坚若铁石,损伤不重,不然,他一条左臂,就要给整条砍了下来。

梵谷樵翁耿策,浑身冒出一层冷汗,急急托地往边上一跳……虚晃杖头,腾身一跃,蹿上山坡一带。

姜青看到这情形,知道这梵谷樵翁耿策,准备脱身逃去。

剑三奔雷马具属性_天下无敌剑邪神破金钟罩十二关_邪神奔雷剑

姜青与梵谷樵翁耿策,并无杀父夺妻,不共戴天之仇……同时,给“天地门”掳去作“人质”的倩倩姑娘,也已途中抢救回来。

但,姜青是为武林正义而战……

“天地门”为非作歹,将朗朗乾坤笼上一片腥风血雨,如不将此门派歼灭,江湖永无平静之日。

而梵谷樵翁耿策,是“天地门”掌门,“天地门”暴行劣迹的源头,乃是由他而起。

是以,姜青以身怀之技,除此巨憝魔獠,替江湖除一大害。

姜青冷然一笑,道:

“耿掌门人,势穷力绌,准备一走了事?”

就在这时候,山坡林间,蓦然飞出一抹身形,其疾如鹰,手抡一条虎尾三节棍,绝无声息之下,向姜青兜头打下。

姜青出其不意,险些挨着这一下……

幸而武技精纯,反应敏捷,身子闪挪纵起……接着一个“卧着浮云”身法,横剑一架,一响“当”的声起,三节棍立时削成两段。

姜青定神一看,暗袭自己的,原来是“天地门”中“祥云堂”堂主“古竹客”华良。

姜青再是有涵养,这时也禁不住一股怒火涌起,喝声道:

“鼠辈,竟敢出手暗袭……”

这个“袭”字甫出,“奔雷剑”往外一递,直向古竹客华良喉间刺来。

古竹客华良见姜青宝剑如此锋利,才一照面,立即削断自己兵器,当下吃惊不小,滚身向外就逃。

但,姜青剑法神速如电,哪能容他有脱身机会……

连人带剑,一式“长虹贯日”,直穿过来……华良胸背洞穿而过,连“啊”声尚未吐出口,已是死在地上。

姜青也不顾拭抹剑上血渍,一腾身,越过古竹客华良尸体,直扑梵谷樵翁耿策。

就在这一个短暂之际,耿策已逃离十六七丈!

幸而有彩莺于秋秋、银枝寒梅金昭两人掠阵……

双双手执“龙渊剑”,“青霜剑”,衔尾紧追,离耿策有三丈之距。

梵谷樵翁耿策一摸袋囊,尚有二十多颗“铁菩提子”回头看到两名年轻女子从后追来……姜青还抛落在十丈以外……

于是把湛玉杖挂向肩后,急一探臂,大喝一声:

“丫头,你等嫌自己命长……”

晃肩一扬手,三颗铁菩提子,朝向银枝寒梅金昭这边打来。

金昭见他肩头一摆,知道耿策要发出暗器……于是一扬“青霜剑”,封住面门……

梵谷樵翁三颗铁菩提,寒光闪闪……一颗直取面门,两颗分向左右两肋。

银枝寒梅金昭,乃是武林一代前辈“碧池玉莲”易玫传人,自己就是暗器大行家,岂惧区区几颗菩提子?

金昭用个“风摆垂柳”之式,轻轻向左一偏身,奔向面门的铁菩提,立即打了个空,由额顶掠过……

掌中“青霜剑”左右一挥,“当!当!”声中,奔双肋的两颗菩提子,也被打落。

银枝寒梅金昭在躲闪暗器时,身形仍然往前推进……

托地一纵,一个“海燕掠波”之势,蹿向山坡地的一端处。

梵谷樵翁耿策,不容她扑近跟前,铁菩提子再次出手……

这次,掌中扣了四颗铁菩提子,腕把一扬,第一颗出手……菩提子疾若流星,直奔金昭胸前。

金昭使个“游蜂卧蕊”身法,避过这颗菩提子的袭击。

梵谷樵翁耿策对打出暗器,却有独到之处……

第一颗菩提子走空,腕掌翻处,“唰唰唰”一连三颗,寒光闪闪,接连打来,

一颗直奔金昭眉心“天印穴”,另外两颗,分向左右五尺,封住对方两面躲避之路。

“铁菩提子”在暗器中,最难使人架挡……体积小,份量重,若是出手之人,腕劲有相当火候,任恁是“铁布衫”,“金钟罩”诸类横练功夫的人,只要袭中穴道,仍然会丧命。

银枝寒梅金昭,虽然是个暗器行家,但,梵谷樵翁耿策出手,似乎更上一层。

金昭估不到耿策暗器出手,有这等诡秘,迅捷……眼看很难躲闪。

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际……

冷不防侧里“唰唰”两响,飞来一对铁莲子,正好及时赶到!

准头、手法,已臻神乎其技之境,和耿策打出的两颗铁菩提,迎个正着,“叮当”声中,反震坠地。

这四颗俱是纯钢铸制的暗器,双方打出腕劲雄猛,相激撞上,溜出闪闪火星。

梵谷樵翁耿策,不由猛然一惊。

原来姜青和彩莺于秋秋两人,一左一右,悄悄已经扑到。

耿策第二次出手铁菩提时,就在这一刹那时,姜青由左边踏上山坡地。

彩莺于秋秋,从右边树林一端,也绕了过来。

两人脚下功夫,都不相差前后。

姜青距离已近,看出梵谷樵翁耿策二次出手的铁菩提,十分诡诈,金昭稍一疏神,就会受伤……

心中一急,探囊取出两颗铁莲子,抖手打去。

姜青一身内家修为,已远在他眼前的年岁之上,同时对这项铁链子暗器,已练得相当纯熟。

是以,在出神人化的准头、手法之下,一记“硬招”,把耿策打出的铁菩提“架”了下来。

另外那一颗铁菩提,已给铁莲子挟来的劲风,撞歪了准头,坠落山坡草地上。

就在姜青出手的同一刹那间,彩莺于秋秋取出两枚“天星寒雨针”……

玉腕扬处,“唰唰”两声,向耿策面门,电射而至。

耿策脚下一点,腾出七八尺,湛玉杖左右一抡,“当当”声起,于秋秋两枚“寒雨针”,给击出三四丈以处。

彩莺于秋秋像头彩风似的身形翩然而起,剑走身前,照准耿策肩头就是一剑。

梵谷樵翁耿策,虽然在负伤之下,身手仍然不弱……

倏的向前一踏步,湛玉杖回扫过来……

邪神奔雷剑_剑三奔雷马具属性_天下无敌剑邪神破金钟罩十二关

含怒出手,一记硬招架上,“当”的声中,于秋秋掌中剑几乎崩飞脱手。

耿策冷冷一笑,转身朝山坡地一端,亡命逸去。

姜青一挥宝剑,正要衔尾追去,冷不防背后“呼”的声,飞来一条身形……

回头看去,原来是“瀚海双尊”中的“太皓天尊”陶晴……满身浴血,气喘呼呼,看来十分狼狈。

陶晴虽然不是“天地门”中人,却是助纣为虐,一丘之貉,姜青却也容他不得。

于是——

大喝一声,一招快剑“晴天雷极”,照准陶晴喉间一剑刺去。

“太皓天尊”陶晴,刚才在前面跟众人动手,挨上长离一枭一记东海“玄浪神功”,又给红面韦陀战千羽“雷火掌”重重一击,已内伤不轻。

当时“瀚海双尊”中的“雷火真君”谭冲做了替死鬼,陶晴侥幸逃出圈外。

谁知陶晴奔来此地,却撞上“火云邪者”姜青,不由魂飞魄散!

精芒熠熠的剑光,迎面袭到,陶晴慌得身子一栽,避开剑尖……

他不想亡命逃去,双掌一推,竟向姜青的双肋处撞来!

这时,彩莺于秋秋,和银枝寒梅金昭,已双双赶到……

金昭刚才险些遭耿策铁菩提所伤,心里又愧又怒,现在看到陶晴,利剑挥处,势挟劲风,朝准太皓天尊陶晴的后腰点来。

就在这时候……彩莺于秋秋的宝剑,一个“白蛇吐信”之势,也兜胸点到。

眼前,“太皓尊者”陶晴,再有天大的本领,也难躲两口宝剑。

但,陶晴竟恃一身“罗汉功”,大喝一声,鼓足内劲,向上一跳。

“嘶嘶”声中,剑尖划上长袍前襟后摆,连给划破几道口子。

陶晴一声狂吼,回身如电,又是双掌推出。

姜青手上“奔雷剑”,已不再留情……“唰”的一剑,自横腰剁入。

陶晴内伤已重,由挨上一剑,就是十条命也留不下来。

这时,“赤眉”石鱼,和其他众人也自赶到。

长离一枭见“瀚海双尊”前后伏诛,突然想了起来邪神奔雷剑,问道:

“小兄弟,如何不见梵谷樵翁耿策……他是罪恶魁首,难道他已脱身逃去?”

姜青倏然醒觉过来,不及回话,飞身向山坡地的那一端追去。

就在这一眨眼的功夫,梵谷樵翁耿策,也已逃脱半里多路……

如脱弦之矢,循着崇山峻岭,倏起倏伏。

姜青把一身轻功,施展出来,和前面的梵谷樵翁耿策,追了个首尾衔接。

其次是彩莺于秋秋、银枝寒梅金昭……再后是长离一枭,红面韦陀战千羽……最后是铁翎岳奇、玉面罗刹谷真、葛松师兄弟,和大旋风白孤等。

这些人中,却没有“赤眉”石鱼和“金剑啸虹”魏正在内。

众人流星追月似的,疾追前面梵谷樵翁耿策。

耿策虽然连连挫败,身上受了创伤,但当这生死存亡之际,他要挽救自己这条命……

是以,拼命向前飞驰而去,要逃出这天罗地网,把命留下来。

姜青虽然有绝高的轻功造诣,但相距前面的梵谷樵翁耿策,始终在二三十丈之间。

梵谷樵翁耿策,眼看到自己走到一座高峰前……这是“天地门”,总坛后面一座高山,叫“渡顶崖”。

耿策对横在前面这座“渡顶崖”高山,十分熟悉,驾轻就熟,拔身一跳,已纵到一个四五丈高,洞窟似的山凹中。

抬脸朝来的方向看去,姜青等众人,向这边扑登而来。

以目前情形来说,即使一个短暂的刹那间,也不能轻易浪费……

要把握时间,如何逃脱对方的掌握,摆脱后面敌人的追踪。

但,梵谷樵翁耿策,却是冷静的站停下来……似乎是在搜找方向,朝茫茫山野的每一角落,目光缓缓游转看去。

这座“渡顶崖”,该是“天地门”总坛,莫怀谷后山的天然屏障。

像一把硕大无比张开的折扇,遮住了所有人的视线,谁也没有探索过,这座“渡顶崖”高山的背面,又是一个何等样的所在。

“天地门”中却是绝无仅有……除了掌门人梵谷樵翁耿策外,所有弟子没有人知道,“渡顶崖”的后面,又是何处。

耿策站下崖壁山凹处后,也就在捕捉一个期盼中的“奇迹”……

这张绷得紧紧的脸,渐渐松开来……似乎找到了一个答案,缓缓一点头。

耿策出来山凹处,手足并用,疾如猿猴,向崖顶攀登而上。

这边姜青等众人,已知道梵谷樵翁耿策,甩出他自己这条命,想利用这天然险峻,阻止这边人的追截,翻过峰岭,来个脱身逸去。

姜青等何尝不知道,攀登这种绝壁高山,万一失足掉下,真个跌成粉身碎骨。

但,义之所在,双肋插刀,生死不计……

姜青一马当先……足尖一点,身形拔起,真似一只玄鹤抢上山凹……

找那较平坦之处,连纵连跳,追赶上来……接着长离一枭卫西、红面韦陀战千羽等,亦都衔尾而上。

耿策见众人从后面追来,嘿嘿一笑,并不显得慌张,忍着肩上创伤,拼命向崖顶爬去。

梵谷樵翁耿策,像只大壁虎似的,施展“壁虎神功”,沿着山壁,攀拔纵越……

眼看距离崖顶,还有三四十丈。

突然——

一响“轰隆”震耳巨声,一块足有两百多斤重的巨石,从崖顶滚落,照准耿策存身处滚压来。

耿策不由骇然一震……

身在绝壁悬崖,运功提气已是十分困难,再给这块大石压下,那还了得!

耿策忙不迭奋身一跃,拔出丈外,移过一个地方。

可是当他才一站停脚,又是一响“轰隆”巨声,一块三四百斤重的大山石,迎头顶打下!

梵谷樵翁耿策,这番无法躲避,身形疾带往崖壁凹岩处闪进……

天下无敌剑邪神破金钟罩十二关_剑三奔雷马具属性_邪神奔雷剑

“轰隆隆……轰隆隆!”的震耳巨响,随着这块巨石滚转,落下深不见底的绝崖深壑。

山顶滚下巨石,也是常有的事……

山上劲风怒吼,吹动小石,小石撞上巨石,骨碌碌滚了下来。

但,眼前这情形,看进梵谷樵翁耿策眼里,发觉有蹊跷之处……

此刻,山顶静悄悄的,听不到一点风声,恁会有巨石从山顶而下?

就在这时,“轰隆!轰隆!”又有两块三四百斤巨石,一前一后,他盖顶直落下来。

耿策施展“壁虎神功”,游身闪躲……

幸亏怀有这身功力才使耿策免受巨石之击,落个粉身碎骨。

耿策贴身山壁,仰颈厉声道:

“鼠辈,鬼鬼祟祟,暗中使毒计,这算哪一门子的英雄?”

山顶传来哈哈朗笑,道:

“耿策小老儿,难道你莫得上英雄,你还想活命留下……快快滚下绝壁深坑,自己找个超渡吧……”

声如洪钟,回音清澈。

衔尾追来的姜青等众人,已听出这说话的,正是“赤眉”石鱼。

又有一阵话声,接口道:

“耿策,吾等兵分两路,首尾夹攻……你想免个刀剑中死,不如跳崖自尽……”

这是“金剑啸虹”魏正的声音。

原来石鱼、魏正两人,悄悄越过众人之前,攀登“渡顶崖”,截断梵谷樵翁耿策的去路。

耿策听到魏正这话,侧脸看去……果然,敌人兵分两路,首尾包夹。

姜青、长离一枭卫西、红面韦陀千羽等,亦施展“壁虎神功”,贴身崖壁,向这边而来。

梵谷樵翁耿策,双足站上一块凸出的山岩巨石上,纵目回顾一匝……

接着,又朝脚下那深不见底的深谷,凝视看去。

突然……

“嘿嘿嘿……嘿嘿嘿……”一阵狂笑,跃身朝深谷一纵而下。

姜青等,还有崖顶的石鱼、魏正二人,看到梵谷樵翁耿策,真个跃崖而下,倒是十分意外。

从崖壁跃身纵下的梵谷樵翁耿策,由于距离拉长,身形亦渐渐缩小……

梵谷樵翁耿策,真个粉身碎骨,葬身在“渡顶崖”的深谷?

“赤眉”石鱼和“金剑啸虹”魏正,两人从崖顶下来与众人会合一起,来到山坡地……

姜青将其中尚未谋面相识的数人,替赤眉石鱼引见介绍一番。

红面韦陀战千羽,月光投向刚才耿策纵身跃下的崖壁处,带着怀疑的口气,道:

“梵谷樵翁耿策,真会投入幽谷深壑,替自己找个超渡?”

赤眉石鱼道:

“战老侄,任何一个‘谜底’,都会有揭开的时候,只是早与迟而已……耿策是否投身深壑自我超渡,暂时撇开不谈,‘天地门’也已彻底歼灭,江湖上已消失这样一个门派……”

长离一枭点头道:

“石道友说得不错,吾等不虚此行,已是有了一个收获。”

赤眉石鱼虽然平时独来独往,但对江湖上风吹草动之事,却是十分清楚……

目注姜青道:

“青儿,摧毁‘天地门’,乃是侠义门中分内之事,但,在你来说,当初你曾告诉老夫,三年多前‘大渡口’的一次战役,是以你那桩公案还是并未了断……”

姜青道:

“石前辈,你是指‘玉哪咤’金羽此人?”

石鱼点头道:

“不错……梵谷樵翁耿策,和玉哪咤金羽,都是‘魔圣’乙休子的弟子……此番‘天地门’总坛被毁,‘魔圣’乙休子,又岂肯轻易罢休……”

长离一枭把当时杭州东南“石桥镇”,有关妙手回春路月奇的那段经过,告诉了赤眉石鱼,又道:

“妙手回春路月奇,是‘魔圣’乙休子三个弟子之一……

杀生养生,做出令人发指的暴行,最后就在小兄弟姜青,与卫某两人手里,送他归天的。”

赤眉石鱼听到这些话,若有所思中缓缓点头。

众人来到“天地门”总坛,四下静悄悄的鸦雀无声,只有“慧通寺”大方丈玄本,站在地道的出口处。

玄本和尚看到众人回返,向长离一枭问道:

“卫岛主,你等追踪‘梵谷樵翁’耿策,此去情形如何?”

长离一枭把刚才经过情形,简要的说了下,接着又道:

“耿策在四面楚歌之下,知道无法脱身,从后山那座‘扇形’的高山,自山壁投身跳下幽谷深壑,自己找了个超渡……”

“玄本”和尚轻轻“哦”了声,道:

“那座扇形高山叫‘渡顶崖’……‘梵谷樵翁’耿策投入深谷,可能……”

话到这里,骤然停了下来。

众人听来暗暗猜疑……

“天地门”总坛,原来名称是“银冰轩”庄院,乃是“慧通寺”的庙产,显然“慧通寺”大方丈玄本,对这里一带的情形,比谁都清楚。

红面韦陀战千羽,见大方丈玄本这副欲语还休之状,忍不住问道:

“大方丈,你只管直说就是……”

玄本和尚道:

“你等数位,冒着生命危险,闯进‘天地门’总坛,贫衲不敢说些丧气话……”

长离一枭接口道:

“大方丈,你是说梵谷樵翁耿策,投入‘渡顶崖’深谷幽壑,可能并未丧命?”

梵谷樵翁耿策,该是难逃“天地门”总坛毁灭之浩劫……姜青手上这把“奔雷剑”,亦同时施展出赤眉石鱼所传,快剑“掣电掠虹剑”剑法……“奔雷剑”随着湛玉杖,见招破招,见式拆式。“太皓天尊”陶晴,刚才在前面跟众人动手,挨上长离一枭一记东海“玄浪神功”,又给红面韦陀战千羽“雷火掌”重重一击,已内伤不轻。姜青、长离一枭卫西、红面韦陀千羽等,亦施展“壁虎神功”,贴身崖壁,向这边而来。

梵谷樵翁耿策,该是难逃“天地门”总坛毁灭之浩劫……姜青手上这把“奔雷剑”,亦同时施展出赤眉石鱼所传,快剑“掣电掠虹剑”剑法……“奔雷剑”随着湛玉杖,见招破招,见式拆式。“太皓天尊”陶晴,刚才在前面跟众人动手,挨上长离一枭一记东海“玄浪神功”,又给红面韦陀战千羽“雷火掌”重重一击,已内伤不轻。姜青、长离一枭卫西、红面韦陀千羽等,亦施展“壁虎神功”,贴身崖壁,向这边而来。

发表评论